颜蠋

做只风筝

头发

长发是小时候的一个梦想。因为我妈嫌弃长发打理麻烦,总不让我留。后来长大了就留起来了。
并不是什么多大的愿望,实现起来没有突出的成就感。像每天早上起来喝杯水那样稀疏平常,出门前自然地扎起来,回家就放下来,洗澡时随便握一下。
只是常压到头发,穿衣服时或是从枕头上起身,脑后一阵微微的纠痛感,方知哪条布料,哪根胳膊又不舍挽留住了我这些细碎组织们。才想起长头发这回事。
没留之前想了很多,什么染啊烫啊编发啊,迫不及待地要尝试。可对比现在,总是绑条低而松的马尾,顶多天潮炸毛了攒个团子,发型无几样变化。不善打理,长发反而不利索了。
但若让我剪,又舍不得了。

在路上见到一个纸片一样薄的女子
先是不经意瞥见隐秘于阔腿裤的一对脚踝,过于纤细,以致我眯起眼睛才确认它的存在。它们细且直又着小麦色,像对竹筷,甚至称得上两端燃香。
她一袭黑衣在风中飘摇,侧过身更显单薄。真是让人惊羡的瘦(我就看看)

春雨

一手撑伞
一手拎饭
顾不上系敞口的袋子
来阵风
饭里掺了些春雨